簽書會花絮  

 

今天的簽書會結束,讓我對「人生」又有了很多感觸。尤其是對米媽,從米兒一歲時,米爸上了天堂那時候起,米媽為米兒的付出,是我這個不怎麼懂得如何表現順心的女兒,不知道該如何回報的。

晚上打電話回家和米媽聊了一會兒,聽她說起本來想多拿幾個米兒親手烤來送給讀者的小餅乾,卻又不想讓別人覺得「米媽怎麼那麼貪心」而作罷,而她只是想拿給阿姨的小孩吃而已。聽到這裡,真的讓米兒百感交集,情理來說,米媽是可以理所當然地多要幾個的,因為一起去簽書的還有阿姨。但是她卻為了顧及別人對她和米兒的看法而作罷!結果後來我想米媽還是沒吃到米兒親手做的小餅乾。

 

今天看到她抱著一大束花出現在簽書會場,坐在台下看著米兒,我想起了小學的時候,米媽擔任學校家家會長時,也總是這樣在台下看著米兒,那時的米兒總是很努力地在演講比賽、書法比賽、繪畫比賽、注音比賽.....等各種比賽中有好表現,只為了得到長輩們的掌聲和關愛。

直到有一年,米兒在一場演講比賽中,突然在台上忘記所有講稿,在大家一片嘩然聲中,米兒開始對「上台」這件事卻步;那一年,約莫是米兒小四還小五。

後來米兒的成績不再那麼好了,上了國中、高中之後表現也一直平平,尤其到了高中時期更是叛逆,直到升高二那年,重重摔了一跤:因為米兒居然補考沒通過而留級了!我還記得米媽為了幫米兒去跟老師說情時,那不得已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去試試看的表情和身影:雖然後來,學校還是決定讓米兒留級,而米媽非但沒有責罵我,只是淡淡地對我說:「摔了這一跤,你自己以後好自為之吧!」讓原本以為會換來一頓好罵的米兒,開始思考自己的行為偏差。好在後來老天爺眷顧,讓米兒僥倖考上政大中文系,總算是讓為米兒擔心了很久的米媽暫時鬆了一口氣,但,從那時開始住校的米兒,跟家人的緣分好像就愈來愈薄。

畢業後的米兒,其實在職場上一直不怎麼順遂,好在一路上貴人相助,(特別是胡姊,還認了米兒這個乾女兒)所以雖然沒有什麼一展所長的機會,但也就這麼顛顛跛跛過了這麼些年。

這些年,米兒除了在921那年,因為當時住的東興大樓因地震倒塌,一無所有的米兒只好暫時搬回家住之外,一直到現在,米兒都是獨自在外居住的,也許因為忙,也許是因為懶,米兒回家的次數極少,多半都是米媽自個兒坐著捷運到米兒家來,把還賴在床上的米兒挖起來。

其實對米媽,米兒有很多很多複雜的情緒,這麼多年她一路咬著牙把我和弟弟拉拔長大,說實在我曾經對於家人從小到大的重男輕女感到怨懟,但如今想起來,如果不是因為這些逆阻的力量,也許不會激發米兒的鬥志,逼著自己一路走到這裡。

如今,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在事業上有點小小的成就,然而我確確切切地感受到米媽是以米兒為榮。

 

說起來,米兒在某些方面的個性都是遺傳自米媽,特別是好強和不服輸。所以,每每遇到挫折,米兒當下也許會憤慨或是不平,但是卻也會激發潛伏在血液裡的鬥志;而米兒這本新書,也正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誕生。

希望這只是米兒獻給米媽的第一個小禮物,我會繼續鞭策自己,秉持初衷,朝自己最愛的美食之路邁進!

 

 

後記:拉拉雜雜寫了一堆,好像也沒寫到重點,總之就是一些感觸。照片中左下角那二張照片就是米兒和米媽。。。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米兒 的頭像
米兒

米兒情事

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